<xs_正文标题> - www.tyc364.com
2016-12-08 跨尘文学网 > 文章 > 爱情文章 >

爱在左,情在右

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 美国大选呈现出令人惊愕的喜剧效果。特朗普当然是这场喜剧的领衔主演,但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也不是什么正面人物。  从两党初选,到大选投票前的三轮辩论。所有的大选候选人都在互相抹黑,特朗普和希拉里的互相扒粪,则到了极致。这是政治民主的桥段还是骂街式的权力恶斗?不同立场的人会有不同的判断。  但肯定的是,希拉里和特朗普两个人的竞选大战,两个人对各自个人品性和政治品格的攻击,超过了各自政治立场的宣示。  对美国人来说,这很糟糕,也很艰难。因为要在两个“坏人”之间选一位至少领导他们国家四年的总统,对美国民众的确是严峻的考验。  遗憾的是,虽然投票日临近,但是希拉里和特朗普的丑闻还在继续。FBI重启邮件门调查,打乱了希拉里领先的选情节奏,这让希拉里和他的竞选团队非常恼火。民主党认为,这是身为共和党人的联邦调查局长故意扰乱选情。  简言之,希拉里和民主党人认为共和党籍的FBI局长詹姆斯·科米是在帮助特朗普提升选情。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“FBI内部有一条‘大选之前不作出会产生重大影响的决定’的不成文规定。  科米局长打破FBI规矩,甚至绕过奥巴马总统重启邮件门调查,奥巴马总统立场客观,认为科米局长在调查一系列事件中立场公正。  詹姆斯.科米是是改变美国历史的人物吗?如果科米的调查让特朗普入主白宫,美国的未来将变得更糟,整个世界也将陷入焦虑。  美国人不晓得,特郎普是否真的在美墨边界建立一座阻断墨西哥移民的长城;全世界也在担忧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是否会变得保守,实施政治、经贸和地缘政治战略的全面回撤,使美国从世界警察变成一个普通的国家。  美国人不适应自己的国家变得保守内向和自私,全世界也没准备好如何应对反全球化的美国留给世界的战略真空。  正因为如此,虽然希拉里丑闻缠身,美国主流社会,还是希望希拉里当选。因为希拉里可以带领美国走在正轨上。  但是邮件门丑闻,成为希拉里摆脱不掉的梦魇,特朗普希望制造另一场英国脱欧式的美国惊奇。  即使希拉里最终摆脱了邮件门丑闻入主白宫,也已经是精疲力尽、遍体鳞伤。因为这届大选不是优中选好,而是无可奈何的两者选一。特朗普曝光了希拉里的所有缺点,严重拉低了她的公众形象。几乎可以确定,希拉里在白宫只能呆四年,美国第一位女总统,不过是过渡人物。  投票日临近,希拉里的麻烦还在继续,特朗普的搅局还在加码。为了挽回颓势,希拉里只得挖掘特朗普更大的丑闻,以转移舆论场和美国民众的视线。  如此,自由世界领袖的民主选举,就变成了一场一黑到底、恶俗到极致的无厘头闹剧。  21世纪的美国民主还停留在马克-吐温时代的《竞选州长》阶段,这是美国民主的讽刺,也给世界提供了恶劣的政治标本。  没有人怀疑美国两党政治的优点和宪政民主的精彩;也许今年的美国大选只是美国政治史上的不堪特例,但这足以让美国民主蒙羞。  这并非旁观者对美国民主的恶意评价,希拉里和特朗普的表演实在是有违美国两党制的精神。2016美国大选呈现出来的光怪陆离的图景,连美国国务卿克里都看不下去了。他认为,这场大选让美国的形象受损,是美国的尴尬。  放肆也好,尴尬也罢,戏已经开场,就必须演下去。特朗普要利用FBI重启邮件门案,以求超越希拉里。希拉里则不甘心被丑闻击碎她的白宫之路。因此,在最后的冲刺阶段,她必须想尽一切办法“干掉”特朗普。  投票日之前的最后阶段,希拉里和特朗普都将用尽全力置对方于死地。美国主流社会还要忍受这两个人最后的表演。  毕竟,这场政治闹剧,必须要分出胜负,而且只有一个笑到最后。  但是大选过程决定了没有谁是真正的胜者。特朗普入主白宫是笑话,希拉里当了美国总统,则是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《纸牌屋》。这不是政治家的叙事,而是政客的演义。

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 美国大选呈现出令人惊愕的喜剧效果。特朗普当然是这场喜剧的领衔主演,但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也不是什么正面人物。  从两党初选,到大选投票前的三轮辩论。所有的大选候选人都在互相抹黑,特朗普和希拉里的互相扒粪,则到了极致。这是政治民主的桥段还是骂街式的权力恶斗?不同立场的人会有不同的判断。  但肯定的是,希拉里和特朗普两个人的竞选大战,两个人对各自个人品性和政治品格的攻击,超过了各自政治立场的宣示。  对美国人来说,这很糟糕,也很艰难。因为要在两个“坏人”之间选一位至少领导他们国家四年的总统,对美国民众的确是严峻的考验。  遗憾的是,虽然投票日临近,但是希拉里和特朗普的丑闻还在继续。FBI重启邮件门调查,打乱了希拉里领先的选情节奏,这让希拉里和他的竞选团队非常恼火。民主党认为,这是身为共和党人的联邦调查局长故意扰乱选情。  简言之,希拉里和民主党人认为共和党籍的FBI局长詹姆斯·科米是在帮助特朗普提升选情。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“FBI内部有一条‘大选之前不作出会产生重大影响的决定’的不成文规定。  科米局长打破FBI规矩,甚至绕过奥巴马总统重启邮件门调查,奥巴马总统立场客观,认为科米局长在调查一系列事件中立场公正。  詹姆斯.科米是是改变美国历史的人物吗?如果科米的调查让特朗普入主白宫,美国的未来将变得更糟,整个世界也将陷入焦虑。  美国人不晓得,特郎普是否真的在美墨边界建立一座阻断墨西哥移民的长城;全世界也在担忧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是否会变得保守,实施政治、经贸和地缘政治战略的全面回撤,使美国从世界警察变成一个普通的国家。  美国人不适应自己的国家变得保守内向和自私,全世界也没准备好如何应对反全球化的美国留给世界的战略真空。  正因为如此,虽然希拉里丑闻缠身,美国主流社会,还是希望希拉里当选。因为希拉里可以带领美国走在正轨上。  但是邮件门丑闻,成为希拉里摆脱不掉的梦魇,特朗普希望制造另一场英国脱欧式的美国惊奇。  即使希拉里最终摆脱了邮件门丑闻入主白宫,也已经是精疲力尽、遍体鳞伤。因为这届大选不是优中选好,而是无可奈何的两者选一。特朗普曝光了希拉里的所有缺点,严重拉低了她的公众形象。几乎可以确定,希拉里在白宫只能呆四年,美国第一位女总统,不过是过渡人物。  投票日临近,希拉里的麻烦还在继续,特朗普的搅局还在加码。为了挽回颓势,希拉里只得挖掘特朗普更大的丑闻,以转移舆论场和美国民众的视线。  如此,自由世界领袖的民主选举,就变成了一场一黑到底、恶俗到极致的无厘头闹剧。  21世纪的美国民主还停留在马克-吐温时代的《竞选州长》阶段,这是美国民主的讽刺,也给世界提供了恶劣的政治标本。  没有人怀疑美国两党政治的优点和宪政民主的精彩;也许今年的美国大选只是美国政治史上的不堪特例,但这足以让美国民主蒙羞。  这并非旁观者对美国民主的恶意评价,希拉里和特朗普的表演实在是有违美国两党制的精神。2016美国大选呈现出来的光怪陆离的图景,连美国国务卿克里都看不下去了。他认为,这场大选让美国的形象受损,是美国的尴尬。  放肆也好,尴尬也罢,戏已经开场,就必须演下去。特朗普要利用FBI重启邮件门案,以求超越希拉里。希拉里则不甘心被丑闻击碎她的白宫之路。因此,在最后的冲刺阶段,她必须想尽一切办法“干掉”特朗普。  投票日之前的最后阶段,希拉里和特朗普都将用尽全力置对方于死地。美国主流社会还要忍受这两个人最后的表演。  毕竟,这场政治闹剧,必须要分出胜负,而且只有一个笑到最后。  但是大选过程决定了没有谁是真正的胜者。特朗普入主白宫是笑话,希拉里当了美国总统,则是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《纸牌屋》。这不是政治家的叙事,而是政客的演义。

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 美国大选呈现出令人惊愕的喜剧效果。特朗普当然是这场喜剧的领衔主演,但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也不是什么正面人物。  从两党初选,到大选投票前的三轮辩论。所有的大选候选人都在互相抹黑,特朗普和希拉里的互相扒粪,则到了极致。这是政治民主的桥段还是骂街式的权力恶斗?不同立场的人会有不同的判断。  但肯定的是,希拉里和特朗普两个人的竞选大战,两个人对各自个人品性和政治品格的攻击,超过了各自政治立场的宣示。  对美国人来说,这很糟糕,也很艰难。因为要在两个“坏人”之间选一位至少领导他们国家四年的总统,对美国民众的确是严峻的考验。  遗憾的是,虽然投票日临近,但是希拉里和特朗普的丑闻还在继续。FBI重启邮件门调查,打乱了希拉里领先的选情节奏,这让希拉里和他的竞选团队非常恼火。民主党认为,这是身为共和党人的联邦调查局长故意扰乱选情。  简言之,希拉里和民主党人认为共和党籍的FBI局长詹姆斯·科米是在帮助特朗普提升选情。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“FBI内部有一条‘大选之前不作出会产生重大影响的决定’的不成文规定。  科米局长打破FBI规矩,甚至绕过奥巴马总统重启邮件门调查,奥巴马总统立场客观,认为科米局长在调查一系列事件中立场公正。  詹姆斯.科米是是改变美国历史的人物吗?如果科米的调查让特朗普入主白宫,美国的未来将变得更糟,整个世界也将陷入焦虑。  美国人不晓得,特郎普是否真的在美墨边界建立一座阻断墨西哥移民的长城;全世界也在担忧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是否会变得保守,实施政治、经贸和地缘政治战略的全面回撤,使美国从世界警察变成一个普通的国家。  美国人不适应自己的国家变得保守内向和自私,全世界也没准备好如何应对反全球化的美国留给世界的战略真空。  正因为如此,虽然希拉里丑闻缠身,美国主流社会,还是希望希拉里当选。因为希拉里可以带领美国走在正轨上。  但是邮件门丑闻,成为希拉里摆脱不掉的梦魇,特朗普希望制造另一场英国脱欧式的美国惊奇。  即使希拉里最终摆脱了邮件门丑闻入主白宫,也已经是精疲力尽、遍体鳞伤。因为这届大选不是优中选好,而是无可奈何的两者选一。特朗普曝光了希拉里的所有缺点,严重拉低了她的公众形象。几乎可以确定,希拉里在白宫只能呆四年,美国第一位女总统,不过是过渡人物。  投票日临近,希拉里的麻烦还在继续,特朗普的搅局还在加码。为了挽回颓势,希拉里只得挖掘特朗普更大的丑闻,以转移舆论场和美国民众的视线。  如此,自由世界领袖的民主选举,就变成了一场一黑到底、恶俗到极致的无厘头闹剧。  21世纪的美国民主还停留在马克-吐温时代的《竞选州长》阶段,这是美国民主的讽刺,也给世界提供了恶劣的政治标本。  没有人怀疑美国两党政治的优点和宪政民主的精彩;也许今年的美国大选只是美国政治史上的不堪特例,但这足以让美国民主蒙羞。  这并非旁观者对美国民主的恶意评价,希拉里和特朗普的表演实在是有违美国两党制的精神。2016美国大选呈现出来的光怪陆离的图景,连美国国务卿克里都看不下去了。他认为,这场大选让美国的形象受损,是美国的尴尬。  放肆也好,尴尬也罢,戏已经开场,就必须演下去。特朗普要利用FBI重启邮件门案,以求超越希拉里。希拉里则不甘心被丑闻击碎她的白宫之路。因此,在最后的冲刺阶段,她必须想尽一切办法“干掉”特朗普。  投票日之前的最后阶段,希拉里和特朗普都将用尽全力置对方于死地。美国主流社会还要忍受这两个人最后的表演。  毕竟,这场政治闹剧,必须要分出胜负,而且只有一个笑到最后。  但是大选过程决定了没有谁是真正的胜者。特朗普入主白宫是笑话,希拉里当了美国总统,则是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《纸牌屋》。这不是政治家的叙事,而是政客的演义。

美国大选是异化的政客演义

美国大选是异化的政客演义

美国大选是异化的政客演义

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 美国大选呈现出令人惊愕的喜剧效果。特朗普当然是这场喜剧的领衔主演,但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也不是什么正面人物。  从两党初选,到大选投票前的三轮辩论。所有的大选候选人都在互相抹黑,特朗普和希拉里的互相扒粪,则到了极致。这是政治民主的桥段还是骂街式的权力恶斗?不同立场的人会有不同的判断。  但肯定的是,希拉里和特朗普两个人的竞选大战,两个人对各自个人品性和政治品格的攻击,超过了各自政治立场的宣示。  对美国人来说,这很糟糕,也很艰难。因为要在两个“坏人”之间选一位至少领导他们国家四年的总统,对美国民众的确是严峻的考验。  遗憾的是,虽然投票日临近,但是希拉里和特朗普的丑闻还在继续。FBI重启邮件门调查,打乱了希拉里领先的选情节奏,这让希拉里和他的竞选团队非常恼火。民主党认为,这是身为共和党人的联邦调查局长故意扰乱选情。  简言之,希拉里和民主党人认为共和党籍的FBI局长詹姆斯·科米是在帮助特朗普提升选情。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“FBI内部有一条‘大选之前不作出会产生重大影响的决定’的不成文规定。  科米局长打破FBI规矩,甚至绕过奥巴马总统重启邮件门调查,奥巴马总统立场客观,认为科米局长在调查一系列事件中立场公正。  詹姆斯.科米是是改变美国历史的人物吗?如果科米的调查让特朗普入主白宫,美国的未来将变得更糟,整个世界也将陷入焦虑。  美国人不晓得,特郎普是否真的在美墨边界建立一座阻断墨西哥移民的长城;全世界也在担忧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是否会变得保守,实施政治、经贸和地缘政治战略的全面回撤,使美国从世界警察变成一个普通的国家。  美国人不适应自己的国家变得保守内向和自私,全世界也没准备好如何应对反全球化的美国留给世界的战略真空。  正因为如此,虽然希拉里丑闻缠身,美国主流社会,还是希望希拉里当选。因为希拉里可以带领美国走在正轨上。  但是邮件门丑闻,成为希拉里摆脱不掉的梦魇,特朗普希望制造另一场英国脱欧式的美国惊奇。  即使希拉里最终摆脱了邮件门丑闻入主白宫,也已经是精疲力尽、遍体鳞伤。因为这届大选不是优中选好,而是无可奈何的两者选一。特朗普曝光了希拉里的所有缺点,严重拉低了她的公众形象。几乎可以确定,希拉里在白宫只能呆四年,美国第一位女总统,不过是过渡人物。  投票日临近,希拉里的麻烦还在继续,特朗普的搅局还在加码。为了挽回颓势,希拉里只得挖掘特朗普更大的丑闻,以转移舆论场和美国民众的视线。  如此,自由世界领袖的民主选举,就变成了一场一黑到底、恶俗到极致的无厘头闹剧。  21世纪的美国民主还停留在马克-吐温时代的《竞选州长》阶段,这是美国民主的讽刺,也给世界提供了恶劣的政治标本。  没有人怀疑美国两党政治的优点和宪政民主的精彩;也许今年的美国大选只是美国政治史上的不堪特例,但这足以让美国民主蒙羞。  这并非旁观者对美国民主的恶意评价,希拉里和特朗普的表演实在是有违美国两党制的精神。2016美国大选呈现出来的光怪陆离的图景,连美国国务卿克里都看不下去了。他认为,这场大选让美国的形象受损,是美国的尴尬。  放肆也好,尴尬也罢,戏已经开场,就必须演下去。特朗普要利用FBI重启邮件门案,以求超越希拉里。希拉里则不甘心被丑闻击碎她的白宫之路。因此,在最后的冲刺阶段,她必须想尽一切办法“干掉”特朗普。  投票日之前的最后阶段,希拉里和特朗普都将用尽全力置对方于死地。美国主流社会还要忍受这两个人最后的表演。  毕竟,这场政治闹剧,必须要分出胜负,而且只有一个笑到最后。  但是大选过程决定了没有谁是真正的胜者。特朗普入主白宫是笑话,希拉里当了美国总统,则是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《纸牌屋》。这不是政治家的叙事,而是政客的演义。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